中國書畫網 > 博學書苑 > 趣聞 > 張幼儀:徐志摩遇到的女人里面,說不定我最愛他

張幼儀:徐志摩遇到的女人里面,說不定我最愛他

來源:中國書畫網 作者:Jane

徐志摩的元配夫人張幼儀說,徐志摩第一次見到她的照片時,把嘴角往下一撇,用充滿鄙夷的口吻說:“鄉下土包子!”自她嫁入徐家,徐志摩從沒有正眼看過她。

張幼儀出生在上海寶山的一個大戶人家,徐志摩嫌她鄉氣,應該不是從出身、地位等現實條件來說的,而是一個受西方教育和現代思潮影響的年輕人,對沒有見識、沒有自我的傳統女性的難以認同。

張幼儀:徐志摩遇到的女人里面,說不定我最愛他

名門望族之女

張幼儀生于1900年,比徐志摩小4歲。她的二哥張君勱,是中國現代史上頗有影響的政治家和哲學家,民社黨創立者;四哥張嘉趝,曾任中國銀行總裁是“政學系”重要人物。

張幼儀14歲時,張嘉趝奉命視察杭州一中,看到了徐志摩的考卷,頗為贊賞,主動向徐家求親,以二妹相許。徐家當時已是江南富商,家中開辦有電燈廠、蠶絲廠、布廠、徐裕豐醬園、裕通錢莊等,和擁有強大的政治經濟地位的張家聯姻,對徐志摩父親來說,是求之不得,他一口答應,并送了聘禮。

張幼儀:徐志摩遇到的女人里面,說不定我最愛他

“思想的裹腳布”

張幼儀3歲那年,母親曾經嘗試給她纏足,但是,她的二哥張君勱最終阻止了母親:“別折騰她了,她這樣太疼了。”張幼儀成了張家第一個天足的女人。

但是,“對于我丈夫來說,我兩只腳可以說是纏過的,因為他認為我思想守舊,又沒有讀過什么書。”

出嫁前,張幼儀的母親告誡她,在婆家只能說“是”,不能說“不”。時人評價她:“其人線條甚美,雅愛淡妝,沉默寡言,舉止端莊,秀外慧中。”

但徐志摩并不喜歡她,婚后,他們之間沒有什么話說,張幼儀個性沉默堅毅,比較頂真,幫助公公理財,甚為得力,但這些老人眼中的優點,在活潑飄逸、熱情奔放的詩人眼里,就是呆板無趣、僵硬乏味。

婚后徐志摩在妻兄張君勱的引薦下,拜梁啟超為師。婚后4年,兩人在一起的日子只有4個月。張幼儀足不出戶,總是長時間跟著婆婆坐在院子里縫縫補補。婚后她也曾寫信給蘇州第二女子師范學校,希望能完成中斷的學業,但料理家務、養育孩子、照顧公婆這些事情,使得讀書的愿望成為泡影,一直到晚年,她都為沒能到“像丈夫所愛的女人讀的那種一流學校上學”而耿耿于懷。

1920年,張幼儀出國與丈夫團聚,先到馬賽再到倫敦。到達馬賽港時,“我斜倚著船舷,不耐煩地等著上岸,然后看到徐志摩站在東張西望的人群里,就在這時候,我的心涼了一大截……他是那堆接船的人當中唯一露出不想到那兒來的表情的人。”據說張幼儀出國與徐志摩相聚,是公公婆婆安排的,為的是讓徐志摩知道要對家負起責任。

見面后,徐志摩第一件事便是帶她去買新衣服和皮鞋,因為他認為她從國內穿來的經過精挑細選的中式服裝太土了,會讓他在朋友面前丟臉。就這樣,心存無限希冀滿心歡喜的她,便被他無聲的行為深深刺傷。

隨后兩人拍了唯一的合影,給徐志摩父母寄去。到英國沙士頓安頓下來,他們的關系并無改善,張幼儀有了身孕,徐志摩要求她打胎,并提出離婚。

張幼儀愕然,不知所措,“我聽說因為有人打胎死掉的。”她說。

“還有人因為火車事故死掉的呢,難道人家就不坐火車了嗎?”他回答。

此時,徐志摩正瘋狂追求林徽因。這使他忘記了一切,忘記了在家中為他操勞的張幼儀。

在張幼儀的眼光里,離婚就是被“休”,她堅決不同意,認為自己沒有犯“七出”的任何一條。兩人可能發生過爭吵,徐志摩一走了之,不知去向。一籌莫展的張幼儀只能哭著寫信向在巴黎的二哥張君勱求救。她撐著沉重的身子一個人從英國到巴黎,她不識洋文,只認識Paris,因此,一路尋找這個她唯一認識的字眼。在巴黎呆了一陣子后,她隨二哥、七弟到了德國。

1922年在柏林,張幼儀生下了次子彼得,當她從醫院回家后,一直杳無音信的徐志摩露面了,來找她簽離婚協議———其時林徽因已經回國,他急著回國追求她。

林徽因曉得,和徐志摩一起,會給張幼儀帶來傷害,畢竟徐志摩是有婦之夫。與此同時,梁啟超想撮合他的兒子梁思成和林徽因。再三權衡之后,林徽因最終選擇了梁思成,并結為夫婦。

張幼儀簽了字,這是中國歷史上依據《民法》的第一樁西式文明離婚案。 沒有吵鬧,沒有糾纏。 張幼儀是明智的。在徐志摩對她沒有了愛情的時候,她選擇了平靜地離開。

簽好離婚協議后,徐志摩跟著她去醫院看了小彼得,“把臉貼在窗玻璃上,看得神魂顛倒”,“他始終沒問我要怎么養他,他要怎么活下去。”

無論是徐志摩還是張幼儀,在海外求學,一直都是靠徐志摩父親的匯款。徐志摩和張幼儀協議離婚后,徐家仍視張幼儀為自家人,徐父每月都給張幼儀寄200美金。戰后德國,馬克貶值,一美元就能買很多食品,200美元能過上不錯的日子。

張幼儀雇了保姆,自己學習德文,并進入裴斯塔洛齊學院,專攻幼兒教育。1925年,彼得3歲時,死于腹膜炎。

徐志摩在彼得死后一周,抵達柏林,這是他們離婚后第一次見面,當時,徐已經開始熱烈追求陸小曼。徐志摩神采奕奕,而喪子后的幼儀瘦小憔悴,她贏得了徐志摩的尊敬。他在寫給陸小曼的信中,說:“C(張幼儀)是個有志氣有膽量的女子……她現在真是‘什么都不怕’。”

在德國期間,也曾有男子追求張幼儀,她回答:“我還不想結婚。”———終其一生,張幼儀都是一個背負沉重包袱的女人———“四哥寫信告訴我,為了留住張家的顏面,我在未來五年里,都不能教別人看見我和某個男人同進同出,要不別人會以為徐志摩和我離婚是因為我不守婦道。”

到了晚年,她仍然教育出生在美國的侄孫女:“中國家庭之間的關系很重要……你來跟我說晚安的時候,偶爾會在我允許你離開之前,先掉頭走掉,這樣子很糟糕……”

張幼儀:徐志摩遇到的女人里面,說不定我最愛他

劉若英飾演的張幼儀

很會做人、很會賺錢

1926年,張幼儀回國。徐家二老將她收為干女兒,徐申如將家產分成三份,兒子和陸小曼一份,孫子和張幼儀一份,老兩口一份。

陸小曼在徐家二老面前,公開和徐志摩發嗲,要徐志摩吃她剩下的飯、抱她上樓等,這讓徐志摩父母深為反感。相比之下,張幼儀是特別善于處理人際關系的,在二老要求跟她與孫子同住時,她建議他們先回老家,在老家住過一段后,再到孫子這里來,避免使徐志摩陸小曼尷尬。徐陸舉行婚禮,曾給她發請柬,但她沒有去。他們三人后來在胡適家見過一面,陸小曼和徐志摩顯得很親昵———老年的張幼儀在口述自傳中有些酸酸地說:“我不是有魅力的女人,不像別的女人那樣,我做人嚴肅,因為我是苦過來的。”

在東吳大學做了一陣子德文教師后,1927年她開始擔任女子商業儲蓄銀行副總裁,云裳時裝公司總經理。

每天上午9點正,她到辦公室,這種分秒不差的習慣是從德國學來的。下午5點,會有個教師到公司來,給她補習一個小時的國文。6點鐘她再到云裳時裝公司,打理財務。

張幼儀似乎很有經商的頭腦,她在股市里賺了不少錢,在自己的住房旁邊給公婆蓋了幢房子,戰爭期間,她囤積軍服染料,價格翻了100倍才出手。

有種說法,她和徐志摩離婚后,通信不斷,感情反而比結婚時好,并且不時接濟徐志摩,《人間四月天》里,也表現徐志摩對她似乎還含情脈脈———這有一些想當然的成分。

徐和她的通信,基本上是事務性的。如果說徐從她那里拿錢,也不能說是張幼儀在接濟徐志摩,因為云裳時裝公司是張幼儀八弟和幾個朋友一起開的,徐志摩也是股東之一。而且,徐父后來幾乎將產業全部交給張幼儀打理,張幼儀即便給徐志摩錢,也只能說是做徐父和徐志摩之間的經手人罷了。

張幼儀承認,和徐志摩的離婚,使得她脫胎換骨,找到了自我:“在去德國之前,我什么都怕,在德國之后,我無所畏懼。”

1947年,張幼儀到北平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其時林徽因病危,托朋友傳話說想見她。她帶著兒子和孫子去醫院看了林徽因,那是她們唯一的一次見面,雙方都沒有說話。張說:“我不曉得她想看什么,也許是看我人長得丑又不會笑。”

1953年,張幼儀在香港與鄰居、中醫蘇紀之結婚。婚前,她寫信到美國征求兒子意見:“因為我是個寡婦,理應聽我兒子的話。”

兒子的回信情真意切:“母孀居守節,逾三十年,生我撫我,鞠我育我……綜母生平,殊少歡愉,母職已盡,母心宜慰,誰慰母氏?誰伴母氏?母如得人,兒請父事。”阿歡在美做的是土木工程師,這封信頗得其父風韻。

1967年,張幼儀67歲的時候,曾和蘇醫生一起,到英國康橋、德國柏林故地重游。她站在當年和徐志摩居住過的小屋外,沒辦法相信自己曾那么年輕過。

第二任丈夫過世后,張幼儀到紐約居住,1988年去世,是詩人情感生活中,活得最長的人。

張幼儀:徐志摩遇到的女人里面,說不定我最愛他

走不到一起

1996年張幼儀的侄孫女張邦梅在美國出版了張幼儀的口述自傳《小腳與西服》。這本書暢銷一時,時正值臺灣女權運動的高潮,張幼儀被演繹為女性解放的典范,她的自立、自強,從不幸中尋找自我的經歷,讓很多當代女性感到揚眉吐氣。

現代文學史專家陳子善先生認為:“這本書展示了一個女性成長的過程,將她從傳統到現代之間的困惑、選擇的過程展示得比較清楚,有一定的價值。”

“但是,書中情緒化的因素很多,總的感覺,張幼儀在抱怨,對林徽因、陸小曼基本上持否定的態度。”

陳子善先生認為,沒有張幼儀晚年的自述,《人間四月天》很可能拍不成,但正因為這樣,電視劇太多根據張幼儀的一家之言,勢必導致過多的同情、過多的美化,特別是林徽因最后的“道歉”是荒唐的,“如果沒有林徽因的出現,也會有別人,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她和徐志摩沒有共同語言。”

一個精明、干練、勇敢而沒有詩意的女子,和一個浪漫、天真、熱情、毫無心機的詩人,走不到一起。

“你總是問我,我愛不愛徐志摩。你曉得,我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我對這問題很迷惑,因為每個人總是告訴我,我為徐志摩做了這么多事,我一定是愛他的。可是,我沒辦法說什么叫愛,我這輩子從沒跟什么人說過“我愛你”。如果照顧徐志摩和他家人叫作愛的話,那我大概愛他吧。在他一生當中遇到的幾個女人里面,說不定我最愛他。”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幸运飞艇冠军计划 百姓炒股秀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新快乐朴克3开奖结果 118图库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官方开户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鸿蒙 江西快3官方下载 广西11选5现在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 重庆快乐十分遗漏任五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 怎么查询群英会开奖号码 福建11选5走势图 2018理财平台排行榜 重庆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