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收索: 秋拍 拍賣 收藏 當代藝術

中國書畫網 > 博學書苑 > 趣聞 > 唐僧取貓還是包公請貓:中國家貓傳說溯源

唐僧取貓還是包公請貓:中國家貓傳說溯源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中國書畫網編輯部

有人認為中國自古就有家貓,至少像馬一樣在先秦時期就已經與國人息息相關了。《詩經》曰:“有貓有虎。”《禮記》曰:“迎貓迎虎。”這是其“文獻證據”。其“考古證據”則表明中國人早在仰韶文化晚期就開始和“貓”生活在一起,后來的漢墓中也有“貓”骨骼出土。

但是,這些在我們看來是有很多疑問的。比如《詩經·韓奕》原文其實是:“孔樂韓土,川澤,魴鱮甫甫,麀鹿噳噳,有熊有羆,有貓有虎。”“川澤”二字,已經把后面那些物種的野生本色,暴露得很徹底了。至于考古上發現的“貓”,我很懷疑是貓科豹貓屬的“豹貓”,或者貓科貓屬的“亞洲野貓”,而不是貓科貓屬的“家貓”。

目前比較通行的說法是,世界上所有的家貓,全部來自非洲野貓,並且在大約10000年前由埃及人馴化,之后才逐漸擴散到世界各地。(但持不同的意見的人可能還有不少,本文無意深入辨析。)

而明確的中國人養貓記錄,其實晚到南北朝時期才出現。唐代養貓者漸多,典型的貓粉直到唐末才出現(張摶),五代以后養貓之風始盛。這跟隋唐之前普遍養狗捕鼠的記載,恰恰正相吻合。

按理說,家貓應該就是南北朝時傳入中國的。如果是陸路則可能是走中亞,如果是海路則可能是走東南沿海。可惜目前為止,筆者還沒有找到相關考古證據。本文重點從文獻角度來討論中國家貓的傳入。

“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桃入漢家。”(唐·李頎《古從軍行》)葡萄于漢武帝時期由張騫自西域帶回的事,史有明文,人所共知。然而國人對貓的傳入,就沒有這樣明確了。只有一些傳說,隱約能夠透露點點信息。

這就是很多朋友聽說過的:貓是唐僧取經時從西方帶回來的(可以簡稱“唐僧取貓”)。

但我們今天分析“唐僧取貓”之前,先說一下另外一個相關傳說:五鼠鬧東京。

由于受到清代中晚期公案俠義小說《三俠五義》的深刻影響,提到“五鼠鬧東京”時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這個俠義版的故事。

唐僧取貓還是包公請貓:中國家貓傳說溯源

《三俠五義》插畫
 

《三俠五義》里,“五鼠鬧東京”是非常重要的節目。其中五鼠分別是,大爺鉆天鼠盧方,二爺徹地鼠韓彰,三爺穿山鼠徐慶,四爺翻江鼠蔣平,五爺錦毛鼠白玉堂。故事講的是,北宋仁宗時期,南俠展昭得皇封綽號“御貓”,五鼠弟兄主要是錦毛鼠白玉堂覺得被沖撞,所以奔往東京汴梁“斗御貓”,因此引發一系列的矛盾。

其中情節頗為復雜。我們這里值得指出的是:一,錦毛鼠在去往東京的路上結交了文生公子嚴查散,并且后來為嚴查散的官司打抱不平。二,鬧東京故事徹底結束時,單走脫一個老二徹地鼠韓彰。

這個俠義版五鼠鬧東京,其實改編自神怪版五鼠鬧東京。

神怪版五鼠故事,明清以來流傳也是甚廣,像明代安遇時《包公案》四十八回“何岳丈具狀告異事 玉面貓捉怪救君臣”,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九十五回“五鼠精光前迎接 五個字度化五精”等等,皆有其說。英國博物院藏書林刊本《五鼠鬧東京包公收妖傳》與周紹良舊藏明刻本《新刊宋朝故事五鼠大鬧東京記》等書,則專記其事。

這些故事里,鬧東京的五鼠,都是老鼠精,貓當然也是神貓而非人。

其故事版本多達幾十種,此處僅以書林本為例,述其大概:西天佛祖雷音寺處,五只鼠精思凡,來到人間為禍。先是五鼠化為趕考舉子施俊,淫亂其妻(這個情節在俠義版中被改成錦毛鼠救護嚴查散)。施家告到丞相府,四鼠又化為丞相。驚動天子,三鼠又化為宋仁宗。驚動太后,二鼠又化為太后。包公來,一鼠又化為包公。東京大亂,無人能管。包公于是服毒升天,求見玉帝。玉帝派手下查到這是來自西方的五鼠精作怪,只有雷音寺寶蓋籠中的“玉面金貓”可以降服,玉帝遂派人前往西天。結果佛祖耍滑頭,借出“金睛獅子”充數。無奈包公只好親自動身前往西天,請來真正的玉面金貓。玉面金貓來到東京,咬死四只鼠精,單走了第五只(俠義版中最后走脫徹地鼠)。這五鼠跑到南天門,被天兵天將拿住,結果玉帝一時心軟饒了它性命,但減去其神通,發往人家受苦。所以人間多了一種大老鼠。

雖然這個傳說只解釋了“大家鼠”(區別于“小家鼠”)的來歷,沒有明確解釋貓是怎么來的。但民間故事的流變中,很自然地就把這個故事當成了貓的來歷傳說。故事的最后,便添了個尾巴:鼠患仍未滅盡,所以玉面金貓繼續留在東方為民除害。有的版本中還有一個設定說的是,本來包公答應把貓請回西天,結果因鼠患未盡包公食言,所以貓常常以打呼嚕的方式罵包公。

很可能是因為故事性強,所以“包公請貓”這個故事在民間的傳播度,其實遠高于“唐僧取貓”。

“唐僧取貓”的傳說非常簡單,就是一句話:“貓是唐僧取經時從西方天竺國帶過來看護經卷的。”

這個說法,清·黃漢在《貓苑》里說出自宋·羅愿的《爾雅翼》,最近馬伯庸又在網上說其出自明·彭大翼的《山堂肆考》,其實都不對。

這個傳說的明確說法,出自于《玉屑》,也就是明·楊淙《群書考索古今事文玉屑》。四庫館臣說:“揚淙不知何許人。是書《明史·藝文志》著錄。然二十六類之中,荒唐俚謬,罄竹難書。明人著述之陋,殆無出其右矣。”可知這個書通俗趣味比較濃,大概相當于今天的地攤書《萬事不求人》以及網上的某某百科。

《玉屑》卷二十四“釋氏養貓”條原文說的是:“貓非中國之種,出于西方天竺國,不受中國之氣所生,鼻頭常冷,惟夏至一日暖,忽然不食其囪。貓死,不埋在土,掛于樹上。釋氏因鼠咬侵壞佛經,唐三藏往西方取經,帶歸養之,乃遺種也。”

“鼻頭常冷,惟夏至一日暖”這句話今可知最早見于唐·段成式的《酉陽雜俎》。但《酉陽雜俎》里沒有后面“非中國之種”這些話。“不受中國之氣所生”,大意是說貓的體質不太適應中國的氣候,這是對貓身體特點的解釋。“忽然不食其囪”大概是說夏至這天忽然不自舔鼻頭,這句話也不見于前人。“貓死,不埋在土,掛于樹上”跟本文關系不大,所以不細說了。最后半句“乃遺種也”前面應該省略了“如今之貓”等文字,說的是現在中國的貓都是唐僧從西方帶回來的貓的后代。

貓書《銜蟬小錄》引《西方經》也有類似的說法,但《西方經》不知何書,可能只是作者記不清出處而編造的書名。

但這個說法的起源,真的還不能說是《玉屑》。

古代流行一種“納貓契”,就是一種收養貓的“公文”“符咒”。其文字部分的開頭說:“一只貓兒是黑斑,本在西方諸佛前。三藏帶歸家長養,護持經卷在民間。”

唐僧取貓還是包公請貓:中國家貓傳說溯源
 

文中的“黑斑”,可以根據具體情況改成“花斑”等文字,這不是重點。但是后面這幾句就是不動的了。“本在西方諸佛前”等等,說的是貓的來頭大,養在家里大有用處,是一種民眾的自我安慰。

問題是,這段文字早在元代的《三訂歷法玉堂通書捷覽》中就已經出現。說明一則早在后來通行的“唐僧取經”故事(所謂的“吳承恩《西游記》”)出現之前,“唐僧取貓”的說法就已經出現了。二則,“唐僧取貓”傳說的出現,實早于“包公請貓”。

“唐僧取貓”“包公請貓”的傳說,在民間是傳得不亦樂乎。但在雅文化里,其實大家關注并不是特別多。所見僅此五條:

明·鄭璋《白貓》詩:“玉貍海外來千里,月兔天邊墮五更。”清·毛宗崗《貓彈鼠文》“爾貓,名雖不列地支,種實傳來天竺。”吳錫鱗《雪獅兒·詠貓》:“問西來意,蓮花世界,同看經藏。”何夢瑤《南浦·貓詞》:“莫更觸璃屏,西來久,往事不堪重數。”姚燮《貓六十韻》:“種類來天竺,誰云乞未須。”

前文所謂“中國人明確的養貓記錄,是從南北朝時期開始的”,指的是顧野王《玉篇》中說的:“貓,似虎而小,人家畜養令捕鼠。”簡潔有力,表明當時普通人家已經畜貓捕鼠的史實。

但顧野王《玉篇》原書已經散佚,今天所見無論傳世文獻還是出土文獻中的《玉篇》中,其實都沒有上面那句話。“貓,似虎而小,人家畜養令捕鼠”之語,其實出自唐·釋慧琳《一切經音義》(完成于元和五年即810年)引顧野王說。

《一切經音義》引此文不只一次,分別見于其卷一一、卷二四、卷三一、卷三二、卷六八、卷七二等,共計六次。可見一則這段文字十分可能就是《玉篇》中原文,二則唐代養貓捕鼠的民俗已經形成氣候。

《一切經音義》的“經”即佛經,其書專門解讀佛經。雖然上面提到的六處原佛經都與家貓無關,但早期佛教文獻中確實存在一些與家貓有關的內容,而其相關性卻表現在對養貓行為的禁止上。

從姚秦時期(384-417)鳩摩羅什(344-413)翻譯的《佛說梵網經》卷下,到北涼(397-439)曇無讖(385-433)翻譯的《優婆塞戒經》之《受戒品第十四》,再到劉宋時期(420-479)慧嚴(363-443)整理的《大般涅槃經》卷第七《邪正品第九》和卷第十一《圣行品第十九》,等早期佛教譯著中,都明確說到了佛門弟子不準畜貓(等家畜)的律條。后世佛徒甚至將貓叫做“地行羅剎”,比之為鬼(清·書玉《沙門律儀要略述義》)。

我們知道,不同等級的佛家徒需要遵守的戒律是不同的,等級越高戒律越多。“優婆塞”即“善男”,也就是在家(非出家)修行的佛教徒。“沙門”則是佛教徒的泛稱。也就是說,不畜貓是連最低層次的佛教徒都要遵守的基本戒律。

這些佛經中明確說到禁止畜貓的情況,恰恰說明很可能早期西方印度等地的佛教徒面對的,正是一個普遍畜貓的環境。

而事實上,面對老鼠咬壞珍貴的佛經等物,使得佛門對于養貓的戒律似乎并不怎么嚴格執行。僧人畜貓等家畜的記載,歷史上并不罕見,后世僧人甚至有“貓有五德”的玩笑。“蕭寺馱經馬,元從竺國來。(李賀《馬詩·其十九》)”白馬寺的建立為中國佛教之始,即不諱言白馬馱經。

僧人面對家貓的矛盾態度,使得其經典雖明令禁止畜貓,但家貓仍然有可能跟隨佛教一起傳播出來。

而傳說中無論“包公取貓”還是“唐僧取貓”,也都與佛教有著或多或少的聯系。這或許是巧合,或許表明了人們對家貓傳入史實的依稀記憶。

顧野王《玉篇》成書于梁大同九年(543年),雖然貓在當時有了一定的覆蓋度,但養貓似乎也并不是太通行。隋朝皇宮中有“貓鬼”事件中的貓究竟是家貓還是野貓,便很難說清。直到武則天時期(649-705),才有了武后將貓與鸚鵡共養,又曾因蕭淑妃的詛咒而禁止宮中養貓,這兩條明確的養貓記錄。

而唐僧取經的真實時間(629-645),正處于在“《玉篇》成書”與“武后養貓”這兩段歷史之中。

總之,從家貓傳入中國的最可能途徑,與家貓傳入中國的大概時間這兩方面來看,至少可以說,相對于“包公請貓”,與“《詩經》時代就有家貓”而言,“唐僧取貓”要更加接近事實。

(圖片來源于澎湃新聞及網絡)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幸运飞艇冠军计划 上证大盘年线图 期货股票配资股票融资融资融券模拟炒股软件温州股票配资股票实盘模拟实盘智深金岸投资 江苏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北京pk赛车预测号码 山西11选五中奖金额 河南体彩十一选五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27690267 江苏快三开奖预测 什么时时彩平台比较好 股票配资比较靠谱的网站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11选5走势图北京 广州期货配资 舟山飞鱼彩票走势图 时时彩软件稳赚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