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良

藝術家簡介

關良


  關良,字良公。1900年12月30日生于廣東番禺,1986年11月28日卒于上海。1917年赴日本學習油畫,1923年回國,任上海美術專科學校教授,參加過北伐戰爭,任政治部藝術股長,30~40年代輾轉于廣州、上海、重慶等地的藝術院校任教,并于名山大川旅行寫生,長于中國畫、油畫。曾任浙江美術學院教授、上海中國畫院畫師。
 

關良

 

  個人履歷

  1909年 入廣東南強公學。

  1912年 在圣公會,金陵中學讀書。

  1917年 隨兄東渡日本,先后入川端研究所師從畫家藤島武二,轉入“太平洋畫會”師從中村不折先生學習素描和油畫,尤喜愛西方的凡·高和高更的繪畫風格。

  1923年 畢業于東京太平洋美術學院。歸國后,任教于上海神州女學。

  1924年 在上海寧波同鄉會舉辦畫展,聲名鵲起,被郭沫若、郁達夫等激進作家組成的著名文學團體“創造社”聘為美術編輯,同時為郭沫若主編的《創造》雜志畫插圖和封面設計。相繼擔任上海師范學校、上海美術專科學校教授,1925年,“東方藝術研究會”改組為上海藝術大學,任教于該校。

  1926年赴廣州任教于廣州美術學校、中山大學附中。
 

關良

  1926年 參加北伐戰爭,擔任國民革命軍總政治部宣傳科藝術股股長。在上海美專任教之余常欣賞京劇藝術,偏愛畫戲劇人物,并拜師學戲,增加戲劇人物畫創作的生活積累。

  1937年到昆明任教于國立藝專。抗日戰爭爆發后他辭去公職,長途跋涉去西北諸地考察石窟藝術,沿途賣畫為生。

  1942年在四川成都舉辦個人畫展,引起美術界很大反響,郭沫若觀賞關良的戲曲人物畫后,認為是古今奇作,并撰文《關良藝術論》向社會介紹和贊揚他的繪畫藝術。茅盾等為之題詞稱贊。后任重慶國立藝專教授。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回到杭州。曾任上海中國畫院畫師、浙江美術學院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美協上海分會副

  1956年文化部在北京舉辦“關良個人畫展”,數天之中觀者如潮。

  1957年與李可染一起赴德意民主共和國友好訪問,在東柏林舉辦個人畫展。,萊比錫“伊姆茵采爾”出版公司為他出版畫冊。“文化大革命”以后,大地回春,在上海舉辦《關良回顧展》。出版有《關良藝事隨談》、《關良回憶錄》,畫集有《關良京劇人物水墨畫》、《關良戲劇人物水墨畫冊》、《關良油畫集》等。
 

關良

關良

關良

  代表作品

  著《關良藝事隨談》、《關良回憶錄》

  出版《關良京戲人物水墨畫》、《關良油畫集》等;
 

  藝術特色

  關良先生是中國近現代畫壇上一位不可或缺的大師,也許他最早將西方現代派的繪畫理念引入中國傳統的水墨畫之中,創造了別具一格的戲劇人物畫,在國內外享有很高的聲譽;

  像小孩子畫的那樣

  不知多少次聽到有人疑問———關良的畫有什么好,像小孩子畫的那樣。這問題很難回答,有的說,許多人說好啊!連郭沫若、茅盾、老舍等大文學家都為他題畫,說好!齊白石、黃賓虹、潘天壽等大畫家都與他相互品題贈畫呢!要是國人說的不算,還有,德國人主動為他出畫集并付與豐厚稿酬,中國畫家有這待遇的,僅有齊白石和關良。你敢說不好!有人干脆就說,有名就好,值錢就好!其實,這些說法只說出了畫好的結果,好在哪里還是不甚了了。還是問題本身就給出了答案———好在像孩子畫的那樣。

  這倒不是像“老萊子娛親”的那種讓人惡心的假孩子,而是對藝術癡迷的赤子之心。可以說,關良的畫是玩出來的。他17歲隨二哥去日本,不學熱門的化工專業,硬是報讀好玩但就業機會渺茫的美術。后來從藤島武二學畫,課余就學小提琴,當然不是為了考級啦,就是貪好玩唄。“三歲定八十”這話一點也不假,關良小時候在南京,愛到“兩廣會館”看京劇,這就注定了他一生玩京劇、畫京劇。不是一般的票友而是拜師學戲,買回髯口、馬鞭、靴子,吊嗓子、擺功架,來真的。這樣畫京劇和拿照相機拍幾張劇照回來畫的,自然是大有區別。要么不玩,玩就玩得精,深入其中,尋根究底是關良的態度。他的油畫受現代派影響,不僅在技法形式上,主要還是在理論和觀念上的。他說:“我們若是認識了現代繪畫的理論與現代精神的話,那時是絕對不會誤解現代藝術,毒罵現代藝術的。一個畫家是要有充分的教養的,尤其是在現在來說,不然他是一個工匠。”這話很溫和地批評了那毒罵現代藝術的大畫家。關良就是這樣一個有教養的好好先生,完全沉醉在藝術世界里,他的畫里表現的,就是他所有教養的總和。

關良

  在風雨飄搖,危機四伏的中國社會,將藝術工具化去達到某種目的成了大部分畫家追求的時候,關良的這種為藝術而藝術的態度是要受到質疑的。1934年他參加廣州市美展的兩幅油畫就受到批評:《海濱》是悠閑生活的寫照和理想。《母與子》是個人生活的印象,缺少了時代意識,沒有看見路邊的餓殍,沒有聽到帝國主義的炮聲。只是關在與世隔絕的畫室里過著夢幻的生活。我不知道關良有無讀過魯迅致李樺的信,魯迅的意見也并非圣經,但可以幫助我們理解關良的選擇。“現在有許多人,以為應該表現國民的艱苦,國民的戰斗,這自然并不錯的,但如自己并不在這樣的漩渦中,實在無法表現,假使以意為之,那就決不能真切,深刻,也就不成為藝術。所以我的意見,以為一個藝術家,只要表現他所經驗的就好了,當然,書齋外面是應該走出去的,倘不在什么漩渦中,那么,只表現些所見的平常的社會狀態也好。”

  關良是幸運的,抗戰期間,郭沫若等一批文化人支持他在成都辦京劇人物畫展,賣了畫有錢去考察山勝古跡。20世紀50年代,蘇式美術一派獨大的時候,他卻有機會與李可染帶著水墨畫訪問德國。雖然,“文革”中他也受到沖擊,將自己心血之作用水泡爛沖進廁所里。但比起許多在漩渦中的畫家幸運多了。

  當藝術不堪功用重負的時候,藝術家就要掙脫羈絆,企圖不受任何束縛,自由地表達,追求藝術的本體。顯然,完全不受任何條件約束的藝術恐怕是沒有的,但是,只要有藝術存在,這種沒有終極目標的追求是永遠不會停止的。如果我們也用孩子的眼光來看畫,相信會離藝術的本質近些。
 

關良

  人物評價

  他一生致力于藝術教育事業,并為最早將西方繪畫藝術介紹到我國的先行者之一。最

  初專學西洋畫,后轉向水墨戲曲人物畫。建國后關良的彩墨戲劇人物畫獨樹一幟,最見風格,影響最大。他的作品用筆極簡,質樸平易,極富筆趣,不拘泥對象的解剖、透視和比例,而是以夸張、變形的手法傳神寫照,人物情態天真而幽默,尤其是眼神刻畫最見功力,眼睛瞳孔用濃墨點醒極傳神。

關良

關良

  藝術價值

  對關良作品的藝術價值和市場走向,筆者在20世紀90年代后期曾闡述:“人物繪畫向以傳神為極致,關良的獨具風貌彩墨戲劇人物畫是劃時代的,隨著人們鑒賞水平的提高,關良的作品有望成為熱門收藏品,并成為市場的大黑馬。”近兩年,隨著中國字畫行情的啟動,張大千、傅抱石、齊白石、徐悲鴻等一流大師作品先后飆升,尤令人可喜的是,關良的油畫漲幅較大,2003年他的油畫《舞蹈》在北京華辰獲價11萬元,首次突破百萬元大關;2005年《靜物》被北京保利拍至10.8萬元,同時,5萬元成交的油畫作品也大幅增加。從關良作品的市場走勢看,他的作品價格上揚,屬于價值回歸,后市鑒于關良屬于中國第一代著名油畫家,對中國油畫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并在中國油畫史上有著很高的地位,所以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關良

關良

  市場走向

  關良的作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太有市場份額,進入90年代中期,一些拍賣行陸續推出關良的作品,若與國畫相比,他的油畫當時沒有什么行情,價格低得離譜。直到2000年后才有所表現,2001年他的油畫《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在嘉德獲價22萬元;2002年油畫《靈派山》在嘉德獲價28.6萬元。導致關良作品價格偏低的主要原因是人們對關良作品缺乏理解。記得在關良一次畫展上,畫家李苦禪曾帶著一批學生去參觀,許多學生提出關良老師為什么不把人物畫得標準些,苦禪先生說:“良公的畫法叫得意忘形。”李苦禪所謂的“得意忘形”指的是“繪畫之形象”,而不是“形象之繪畫”。對此,關良以最理解相許;
 

關良

關良

   

作品欣賞

相關動態

更多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幸运飞艇冠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