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畫網 > 藝術家動態 > 趙建成的兩個世界及價值判斷

趙建成的兩個世界及價值判斷

來源:中國書畫網 作者:李明 徐培范

  趙建成的兩個世界及價值判斷

康有為

 

  顯然,趙建成絲毫不曾察覺到在他的一系列繪畫作品中存有兩個精神迥異的世界,這一點與卡夫卡相似。但是,不同的是,卡氏是不自覺的一種精神分裂,而趙建成卻把已經發現了的差異如同國內許多藝術家和藝術批評家一樣,十分肯定地解釋成一種不同手法技巧適應某種所謂題材的主動的適度的協調。我們意識到,我們面前的這一現象可謂典型地勾畫出一個令人尷尬的矛盾體。作為繪畫自白者的趙建成,其自身無疑是不完備且囿于舊有的狹隘繪畫觀中沒有真正擺脫出來的一例。但作為藝術實踐者的趙建成卻是異常的真切,坦直,活潑且富于才智,是圖新圖變者之一。這一矛盾不止于一個趙建成。有著共同經歷的中國中年藝術家幾乎無一例外的都曾置身于這一溫情的悲劇命運之中。稍稍不同的是,青海高原的荒漠極度地刺激了趙建成的感受力,使他的矛盾體劇烈傾斜起來。結果便異樣的神奇與豐富。

  沒有人懷疑,在趙建成近二十年的繪畫生涯中,帶給他聲譽的首推主題性繪畫。從最初的《鋪路石》乃至稍近的《沂蒙娃》、《祁連英雄》、《春牧》,黃河系列中的《厚土》、《嗩吶》等,我們可以清晰地捕捉到一條精神的和情感的延展軌跡,也就是這一系列濃重,凝滯,沉郁的巨幅作品,使我們尋找到一個粗糙厚重的焦點,得以窺視他的第一個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的趙建成是近于野蠻的。粗慢到有些令人震驚,粗慢到使人懷疑文化。單調幽暗的色彩與扭曲夸張的形象的重復鋪陳組合,不容喘息地沉重撞擊著人們安寧的實現,直至使你覺得精致的畫面轟爆般翻滾起來,揚起腥烈的沙土。這時候你會發現,你已經置身于一片原始生命的強悍、粗獷、濃烈和監聽的韌力之中,蠻荒世界的廣漠,幽寂和無與倫比的雄渾使你長時間戰栗。這并非是趙建成為遠古的神秘召喚而生出的白日夢,而是一場實實在在的生存歷險的心里積淀,這一歷險首先是以一場災難強加給還過于年輕的他,因此,我們今天實際上沒法確切地猜測出遙遠的青海高原的山川河流究竟在他的精神世界中留下了多深的刻痕。我們能體會的,僅僅是一種苦澀的依戀,一種悲戚的回望,一種冷峻的抒發。此刻,甜美的柔情和輕歌漫語都被暫時地遺忘掉,偶爾的閃爍也被轉換成一種沉郁艱澀的筆觸,融進一片幽暗昏黃的近于挽歌的合唱中。

  這是一種復雜的情感。這種難以用語言表白清楚的情感壓迫得太深太重,他難以明確地標以《祁連英雄》和《紅纓--獻給抗日戰爭中的沂蒙山區兒童團》的繪畫其實就是作者自己生命歷險的一種真實自況。也許,直接的裸露使作者覺得有些卑怯和渺小了些,于是,他就使之升華開來,使之與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與我們民族的抗爭史、奮進史相聯結。至此,趙建成才暫時地得到了一種平衡和安歇。

  我們注意到,在趙建成的這一個世界中,繪畫語言的使用是單一而又凝重的,精神心理的沉重壓迫使他無暇更多地估計一種精致的變化和委婉的加工。構圖幾乎都是一種再刀切斧鑿似的線界中雕塑般凸出的物象幾近無序的重復組合,茂密的高塘地也好,崖璧樣的群像也好,無不結結實實地堆砌在整個畫面之中,甚至不肯留下一丁點喘息的空間。色調有時極度昏暗的混合。看上去是一味的枯竭陰冷幽深,難以尋找到一塊純凈好靚的原色。稍稍有些例外的是《厚土》、《傳人》和《祁連英雄》,不知是否可看作是趙建成的稍許的松弛。的確,這個世界是過于沉重和封閉了些。古老的黃土高原也好,年代久遠的陶罐和寺廟壁畫也好,趙建成呆得夠久了。

  在這個世界中,趙建成結下的是一串古樸的果實。野性的黃土高原和黃土高原的野性文化,造就出了一個野性的藝術產兒。這一產兒對這一地域文化的接受與認同,表明了一種苦澀的執著與赤誠;這一產兒對這一地域文化的揚棄與超越,暗示了一種寧靜的渴望和潛在的創造。

  二

  假如把趙建成的筆名沙舟堪稱一種野性的生命呼喚和古樸封閉的文化樣式的象征,我們就寧愿把趙建成自身看成一個有著濃郁人文主義精神的文化產兒和柔情的現代才子。毫不夸張地說,在可以見到的諸如《漁姑》、《雨趣》、《溪畔》和《暮歸》中,我們發現了一個瀟灑飄逸,溫文爾雅的趙建成。這是趙建成的另一個世界。

  對這一發現的思考使我們意識到,兩個世界的精神竟是如此的分離,一時使人難以尋找到材料,在兩塊迥異的地域上搭上一座對話的便橋。繼爾,我們便對埃•特勒格爾關于窺視畫中的十分明確的人生態度的命題感到了茫然,結果怕唯有從構成這一世界的繪畫上來考察。

  我們發現:趙建成的這一世界是異常的豐富。有高原溪畔的朦朧浴女,有海島村落的健壯漁姑,有暮靄中如祈禮般行來的藏民,有冥想中冷眼望我的八大山人。略考一二,便可見:面部細柔緋紅的《漁姑》,與其夸張的四肢形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情調是優美又抒情的:而《暮歸》中的藏女有時別一番整體的極度變形,傳達出一種濃烈的遲暮惆悵的人生信息。如此等等,洋溢著詩意與柔情的作品,自可見趙建成對文化與文明的不自覺依戀和自覺的靠攏,同時也無可掩飾地顯露出民族傳統精神的胎記。

  詩意的夢幻的世界使趙建成得到一種柔美的滿足。在其中他體會到人生的流動的韻律和瀟灑超然的適意。于是,他的筆墨變得流暢,變得飄逸,他的世界也變得安寧與靜穆。

  這是一種境界。這境界中的語言有時精致而富變化的,恰與前一個世界形成對照。且不說《銀潮》的積墨與《牧》的重彩有異,也不說《雨趣》的隨意與《樵歸》的謹嚴有別,就是同題《八大山人造像》的《高潔圖》與《孤鴻圖》兩幅,也是或淡墨以映白潔,或細鏤以寫超然。如此便由一而多,如此也便多中有一。

  這就是趙建成的第二個世界。

  我們認為,兩個矛盾世界的根源的探究,恐怕唯有從趙建成身上生存的和文化的兩端上來追尋。作為生存者,他經歷過人生的坎坎坷坷,既已承受過這艱難的一頁,他當然地需要抒發與傾訴,需要應有的釋放與平衡,于是就構成了第一個世界的情感基因。同時,作為文化人的他,又受著傳統文人畫的影響和種種現代哲學藝術思潮的誘惑,與本性中的渴求寧靜舒然的心態融為一體,日趨空靈與超然,這就構成了第二個世界的悟性基礎。嚴格地說,這兩個世界在趙建成的精神生活中當然有沖突,有矛盾,但亦是相互融合相互補充的,唯其在選擇材料與對象上的相對分離,才使之愈加呈現出兩種不同的人生觀與美學風格。這又的確是趙建成自己不曾察覺的。

  藝術世界的分離,對藝術家而言,未必是不幸,不分離甚至是罕見的。問題是意識到分離之后的感悟與理性選擇。這對路途尚遠的趙建成亦然。

趙建成的兩個世界及價值判斷

吳昌碩

  三

  趙建成其實蠻幸運。這幸運的征兆在他以《鋪路石》意外地榮獲第六屆全國美展銅牌獎時已閃閃爍爍,及至他的《沂蒙娃》(系與姜竹青,吳純強合作,趙建成主筆)在有599件作品參展的建軍60周年美展中再獲優秀獎時,便昭昭然了。1987年年終在中國美術館悄然出臺的《山東中國畫人物畫展》中,他又以集群式的作品再次曝光亮相。至此,趙建成便開始以其大量的中國畫人物畫創作引起美術界注意。

  我們民族的藝術先人曾經是熱情地關注過自身和同類的,留下了斑斑駁駁的巖畫人像和殘缺的長沙楚墓帛畫。其后千余年斷續起落,后微興而日衰,幾近落入無人問津的凄涼境地。及至近代,為表現力極強的優化的大規模東進而強烈震撼,中國畫的人物畫品種才似如夢初醒,涌現出如徐悲鴻、蔣兆和、黃胄、方增先、劉文西、周思聰、王子武等幾代畫家,經他們一番披荊斬棘苦苦努力,這才開拓出一方天地。趙建成便是這一悲壯行列中的后來者。嚴格說來,他該是現代中國畫人物畫的第三代求索者。

  趙建成身上具備第三代人的多種素質。如果說,他的多種文化的混合形態構成了其精神世界分裂與多變的活躍的特征的話,良好的基礎訓練和對中國畫材料與技巧的相當熟悉與了解,又為他提供了超越前人的另一種可能。同時,再多種視覺效果轉換變化中呈現出的兩種相異的精神世界和美學風格,裸露出一個藝術家不安的靈魂和潛在的創造力。

  這就是趙建成的價值。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幸运飞艇冠军计划 广东11选五5开奖 牛牛 新浪财经大盘走势 怎样炒股指期货 体彩十一选五走试图陕西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手机版 极速赛车一天输了15万 重庆快乐10分官网 广东11选5胆拖玩法 广西快3官方开奖结果 江西体彩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直选遗漏一定牛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43期 国际股票指数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网一定牛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