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畫網 > 藝術理論 > 藝術理論-首頁 > 看看古人的“宅”藝術從宋代文人賞石說起

看看古人的“宅”藝術從宋代文人賞石說起

來源:文匯報 作者:胡建君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人們“宅”在家里的時間變多了。怎樣“宅”出趣味?在中國古代,不少人其實“宅”得怡然自得。且看美妙的賞石為好靜而宅的宋人帶來幾多歡欣慰藉,所謂“片石遠山意,寸池滄海心”是也。原來,“宅”也可以成為藝術。

【玩物適情】

將大山大水縮龍成寸,化整為零,或安放于庭院之中,或閑置于書案之上。文人的格調與趣味就在那靜穆的片石細節中顯露出來,又被精心留駐在了畫面之上。

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代表,宋文化一方面是先秦、漢、唐以來儒家傳統文化的總結,一方面又是近世中國文化的開端。如果說唐代之前是以戎馬天下的“武功”彪炳史冊,那么宋代便是以崇文抑武的“文治”安邦治世。北宋文人相對安逸,又基于崇雅的觀念,強調文才、學問、道德,宋代美學在崇尚理性的同時,又追求閑適,貼近生活,所謂“玩物適情”,便是追求藝術的生活化與生活的藝術化。宋代美學一改唐代美學天資縱逸的開拓張揚與高歌進取,從自然、人生的開掘,轉而進入日常生活與內心情致的體會,轉向對一花一葉、一沙一石的關注。在藝術表現上,宋代藝術不再強調輝煌燦爛的氣勢與激情,而是轉向含蓄寧靜、優雅平淡的日常情致。

看看古人的“宅”藝術從宋代文人賞石說起
 

在宋詩中也可見一斑,大量表現日升月落、瑣細平淡的日常生活,并從尋常物事中闡幽抉微,照見人生。凡唐人以為不能入詩或不宜入詩之材料,宋人皆寫入詩中,且往往喜于瑣事微物逞其才技。如蘇黃多詠石、詠墨、詠紙、詠茶、詠飲食之詩,在尋常風物中找尋詩意與情致。宋代書畫家米芾的《西園雅圖集記》記錄了“水石潺湲,風竹相吞”之處文人雅集的情景,而“洶涌于名利之域而不知退者,豈易得此”。

久在市井樊籠中,更加思慕山水自然。善于變通的宋人撫琴冥想與臥游,以畫幅當山水,以盆景當苑囿,筆走龍蛇且當作天開江山。孔傅云:“圣人常曰,仁者樂山,好石乃樂山之意”。姜夔亦有詩云:“千金買得太湖石,數峰相對寒崔嵬”。此中癡意,正如李彌遜所云:“不知我之在丘壑,丘壑之在我也”,亦如莊周夢蝶,不知蝶之為我,我之為蝶?

富有想象力的“城市山民”們耽于此道,將大山大水縮龍成寸,化整為零,或安放于庭院之中,或閑置于書案之上,足不出戶,亦可相對臥游。王禹偁有詩云:“齊列幽齋畔,休藏古潤濱”。曾幾詩云:“窗中列遠岫”。李彌遜《五石》序云:“置諸座隅,臥興對之”。奇石如佳友,坐臥相隨。宋人更將奇石置于書房幾案之上,朝夕游目暢懷。《云林石譜序》云,賞石“小或置于幾案”。《洞天清祿集》云:“怪石小而起峰,多有巖岫聳秀峰嶺嶔嵌之狀,可登幾桉觀玩,亦奇物也”。據《云林石譜》與《洞天清祿集》記錄,許多賞石如松化石、衡州石、虢石、清溪石、邢石、英石、襄陽石、小巧的太湖石等皆多置于幾案間。如王十朋詩云:“予家雁蕩群峰錯峙,皆幾案間物”。曾豐《余得石山二座》亦云:“二山流落初何在,新喜歸吾幾案間”。美妙的賞石為好靜而宅的宋人帶來幾多歡欣慰藉,所謂“片石遠山意,寸池滄海心”是也。

石不能言,而文人的格調與情懷就在那靜穆的片石細節中顯露出來,又被精心留駐在了畫面之上。畫卷開合處,片石雖小,卻如云煙舒卷,盡得自然之神采。一斑窺豹,足以想見宋人在日常生活中追求藝術格調,同時又在藝術中融匯生活情趣的表現。

【以小觀大】

手中玩物與自然山川相結合,所思甚遠,這是宋人審美理想的折射。賞玩之中,那種從容瀟灑又體察萬物的心態,直指人心與本真。

奇石很早就納入了人們的視野。據《尚書·禹貢》記載,泰山山谷中產怪石,并作為進貢禹王的珍品之一。稍后的《山海經》中還記錄了百余處礦物奇石的產地。春秋時期孔子又將君子比德于玉,“言念君子,溫其如玉”。后經魏晉之風的啟迪,又受唐詩和禪境的深化,奇石既可以“以小觀大”臥游山水,又能托情寄閑,廣受歷代文人喜愛。宋代賞石之風蓬勃發展,得之于文人雅士們的推波助瀾。當時著名文人如范成大、葉夢得、陸游、杜綰、趙希鵠等都是藏石賞石名家。而蘇軾、米芾則是中國賞石史上最個性昭彰、最富傳奇色彩的大藝術家。

蘇東坡玩石隨性而投入,形諸文字,頗多趣事。在他的《前怪石供》中記述道,他將黃州江邊用餅餌從孩童手中換來的美石置于家中賞玩,“溫潤如玉,紅黃白色,其文如人指上螺,精明可愛”,“大者兼寸,小者如棗、栗、菱、芡”,“雖巧者以意繪畫有不能及”。蘇軾善于把手中玩物與天地萬物及溫暖的日常相結合,所思甚遠,這也是宋人審美理想的折射,正如他自己的詩云:“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海”,這樣的心懷,又浪漫又廣闊。

東坡的藏石還有雪浪石、小有洞天石、沉香石、石芝等。他首創了以水供養紋理彩石的方法,并提出以盤供石,后世文人多效仿之。東坡還就奇石鑒賞發表了獨特的見解,曰:“石文而丑,一丑字則石之千態萬狀皆從此出。丑而雄,丑而秀也。”關于丑而美的美學理念也被后人一再闡發。

米芾更可謂“古今第一賞石名家”,他也喜歡丑石。在安徽就任無為軍知州時,米芾初入官署,見署衙庭院中立一塊大石,“狀奇丑”,而“憨然無邪,有君子之氣”。立命仆從更衣長袍,整理帽冠,對著奇石下拜。蘇東坡也曾對他收藏的一塊雪浪石賦詩道:“畫師爭摹雪浪勢,天工不見雷斧痕。”雪浪石石破天驚的形態,雖鬼斧神工亦不能辦也。在東坡的基礎上,米芾更提出“瘦、縐、漏、透”的賞石四要領,至今仍是玩賞太湖石的圭臬。

宋代有名的文人,除了蘇軾、王詵、米芾之外,癡迷奇石者還有許多人。后來宰相杜衍之孫、號稱“云林居士”的杜綰,在文人賞石、玩石的基礎之上,總結撰寫了品石專著《云林石譜》,后被收入《四庫全書》,載石品達116種,對每種奇石都說明其出產地區、采集方法,還描繪其形狀、色澤,品評等第高下,在歷代賞石界享有很高聲譽。更加難得的是石譜中還對魚類化石和植物化石的成因作了介紹,充滿大膽的猜測和科學的思維。

宋人在賞玩之中,那種從容瀟灑又體察萬物的心態,直指人心與本真。朱熹所謂:“見道無疑,心不累事,而氣象從容,志尚高遠”,正是在雅玩中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素以為絢】

文人畫家道法自然,心之所向,由賞石藏石進而畫石,筆意縱橫,參乎造化,更在寫實的表象之下,追求抽象之美、書法之趣與人文之思。

文人士大夫的心態,由唐人之外拓轉為內省。宋代文人有了更多的精力和財力投入到文房雅玩之中,也成就了賞石文化的第一個全盛時期。由于宋代文人的完美主義與精致作風,賞石的喜好在朝野上下迅速風靡。他們既欣賞奇、美之佳石,也收藏怪、丑之頑石,無論是太湖石的瘦漏透皺,還是雨花石的溫潤瑩澈,都照單全收地進入審美視野。所謂“君子寓意于物,而不留意于物”,貴在不執意、不沉迷,在奇石上傾注自己的理想人格,發抒心志,一寄幽情。由于山水畫的全面發展,在山石的具體畫法上亦趨于全面,勾皴點染兼備。奇石形象漸漸從人物畫或山水畫的背景中脫離出來,成為畫面主體或獨立構成。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文人畫家兼賞石名家還是蘇軾與米芾。

看看古人的“宅”藝術從宋代文人賞石說起
 

蘇軾將收藏的奇石邊圖繪邊吟詠,如“雪浪石詩”“雪浪齋銘”“雙石詩”“壺中九華詩”等。他似乎對雪浪石甚為偏愛,認為該石有孫知微的水澗奔涌圖之貌,便將書房題名為“雪浪齋”。我們仍有幸看到他在定州所得的黑色雪浪石,乃在乾隆時被重新發現,置于定縣眾春園內的。而其獨立的圖像,早已刻入《素園石譜》。乾隆追慕東坡之風雅,命內閣學士張若靄繪成《雪浪石圖》軸,畫面知白守黑,姿態橫生。乾隆亦欣然提筆:“雪從天上降,浪從海面生”,可見圖繪形神俱佳,充分反映出宋畫寫實的特點。

蘇軾本人留下的唯一繪畫真跡也是關于石頭的,即《枯木怪石》圖卷。畫面上枝干虬屈無端倪,石皴亦清奇盤曲狀若蝸牛。全圖以蒼勁跌宕的墨筆出之,平淡中含有清高沉郁的韻致,正如其胸中盤郁也,不施丹青而脫略形似。

運墨而五色具,也正是宋代美學崇尚的簡素之美。《李師師外傳》中有一段描述頗為動人:“帝嘗于宮中集宮眷等宴坐。韋妃私問曰:‘何物李家兒,陛下悅之如此?’帝曰:‘無他。但令爾等百人改艷妝,服玄素,令此娃雜處其中,迥然自別,其一種幽姿逸韻,要在色容之外耳。’”那一種由內而外的“幽姿逸韻”,相通于文人墨筆“素以為絢”的大美。子曰:“繪事后素。”不施粉黛而顧盼流美的神采頌簡素之雅,順萬物之道。

在崇尚寫實的宋代,東坡更提出觀士人畫如同閱天下馬,取其意氣而已,重要的是“得意忘味,始知至道之腴”,個性化的旗幟已然得到張揚,其高逸簡率的筆墨形式亦直接開啟了元風。文人畫家道法自然,心之所向,由賞石藏石進而畫石,筆意縱橫,參乎造化,更在寫實的表象之下,追求抽象之美、書法之趣與人文之思。

米芾的個性更加來得極致。他鄙視流行的程式,不屑于嚴謹刻板的繪畫技法,喜歡不可復制性的東西,行為亦出人意表。“米癲拜石”的傳聞軼事一直被后世所津津樂道,據說他自己也畫過《拜石圖》,真跡早已不傳,只留下倪瓚的題詩:“元章愛硯復愛石,探瑰抉奇久為癖。石兄足拜自寫圖,乃知癲名不虛得。”后世畫家感念其癡,繪制了大量的《米癲拜石圖》。如上海博物館藏吳偉的《人物圖》卷中,就有一段精彩的米癲拜石場景。清代海派名家任熊等人亦描繪過《拜石圖》。現代大家齊白石也創作過這個題材。甚至其軼事與形象已融入到園林景點之中,像蘇州怡園的“拜石軒”、留園的“揖峰軒”、頤和園的“石丈亭”等等,都來自拜石的典故。

在宋代的賞石作品中,單獨以石峰為主題的繪畫當屬宋徽宗趙佶的《祥龍石圖》最具代表性。其畫法承襲五代花鳥畫家黃筌“黃家富貴”的風范,用精雕細刻的寫實手法,描繪一塊勢若虬龍的太湖秀石,石頂上蓄一泓池水養植異卉,石上趙佶親書“祥龍”二字,并題詩云:“彼美蜿蜒勢若龍,挺然為瑞獨稱雄。”雖然以素樸的水墨為主,呈現的則是皇家園林典雅雍容之氣質。

《宣和畫譜·花鳥敘論》云:“詩人六義,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而律歷四時,亦記其榮枯語默之候,所以繪事之妙,多寓興于此,與詩人相表里焉。”宋人順天地時利之宜,識陰陽消長之理,是難得兼具文藝情懷與科學精神的,他們既是寫實家又是理想家,在看似不經意的雅玩之中,為后世樹立百代標程的審美規范。表面波瀾不驚,內心燦爛光明。

看看古人的“宅”藝術從宋代文人賞石說起
 

延伸閱讀

宋人還有這些“宅”之風雅

從宋畫的角度打開別開生面、活色生香的“風雅”宋朝,《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就是一本這樣的書。該書的作者、歷史研究者吳鉤精選了360多幅具有寫實功能的宋代畫作,描繪出一幅幅宋人起居飲食、焚香點茶等“風雅”生活圖景。這些滲入日常的“風雅”,是社會文明形態發展至高水平時才會形成的文明表現,讓人們看到宋代頗為前衛的一面和對后世綿延不絕的影響力。

李嵩的《花籃圖》系列,即反映出高超的插花藝術與精致的審美情趣。那一件件插花作品是以竹籃為器皿、四季花草為配材來完成的,比如在《夏花籃圖》中,夏天盛放的大朵蜀葵為主花,梔子花、石榴花、含笑、萱草為配花,襯繞于旁邊,在《冬花籃圖》中,帶葉的大紅山茶為主花,配上綠萼梅、白水仙、臘梅、瑞香等冬季花卉、綠葉,主次相從。在南宋劉松年的《山館讀書圖》與《秋窗讀易圖》上,人們可以看到,讀書人的案頭放置著小巧的香爐。宋人除了讀書時有焚香的習慣,閑居、烹茶、雅集、欣賞音樂、宴客時,都會燒一爐合香。烹茶、品茶,也是宋人的生活風尚。其中“點茶”頗為流行,先將餅茶碾碎,置碗中待用,以釜燒水,微沸初漾時即沖點入碗,這種烹茶方式對茶末質量、水質、火候、茶具都非常講究。宋時出現的《攆茶圖》《飲茶圖》,就表現了宋人飲茶的日常生活。

宋朝的藝術文化中,還蘊含著另一種獨特卻又與百姓大眾息息相關的事物,那便是當時的美食,一個把品位與品味完美詮釋和融合的藝術載體。這也是《宋宴》一書為人們徐徐展開的別致視角。該書作者徐鯉、鄭亞勝和盧冉根據《山家清供》《中饋錄》等宋元典籍文獻記載還原了75道宋朝美食,涉及熱葷、素菜、冷盤、羹湯、粥面、糕餅、飲料、果子八類。

蟹釀橙是一道常見于南宋杭州地區的中秋菜,將蟹肉填進挖空的橙子內部烹煮;將白梅泡出的汁液代替清水揉面,并把湯面片做成梅花形狀,成了梅花湯餅;表面看上去上幾朵蓮蓬似的荷花花心,填充物卻是鱖魚肉……宋代喜歡用一種食材來模仿另外一種食材,充滿趣味。這是宋人對詩意的追求落到飲食上的體現——幾百年前,宋人已經用一種閑雅舒適的文人氣息,把頗具煙火氣的廚房變得詩意盎然。

(圖片來源于文匯報及網絡)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幸运飞艇冠军计划 秒速赛车pk10历史记录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走势图 十大理财平台哪几个安全可靠 广西快3中奖助手 江苏十一选五和值表 上海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北京快乐8选一秘诀 好玩娱乐电玩城 陕西快乐十分几点开机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中国中车股票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广西快乐十分客户端 喜乐彩 十一运夺金 开奖直播 炒股技术